他这种以妓院为家的生活也使得统治者对他十分

  西施是中国历史上少数几个最美貌的女人之一,也是少数几个在民间流传最为广泛的女人之一。西施,名夷光,春秋时期越国人,出生于浙江诸暨苎萝山村。西施是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之一,又称西子。

  这位北宋时期的大词人以词名传后世,却以嫖而扬名当时。他是景佑元年的进士,做过朝廷的命官。他虽然政绩平平,却天天泡在妓女堆里,在今天绝对属于公安机关打击的对象。柳永嫖娼,与其他嫖客大不相同,其他嫖客只是泄欲,很少有人把妓女当人,而柳永却把妓女当朋友,推心置腹地谈心,平等自由地上床,再加上他写得一手好词,随便给哪个妓女写上一首,那个妓女就会身价倍增,颇似现在的文化包装。于是妓女们对柳永爱如潮水。柳永排行老七,人称柳七,能和柳七郎床下填词床上戏水,成了妓女们的星语星愿。“不愿君王召,愿得柳七叫;不愿千黄金,愿得柳七心;不愿神仙见,愿识柳七面”,成了当时妓女界时尚的真实写照。柳永在妓女堆里灵感不绝,写出了许多千古绝唱。但同时,他这种以妓院为家的生活也使得统治者对他十分讨厌,认为他伤风败俗。最后,他政治上失意,因穷困潦倒而死。死后凄凉,竟然是几个妓女凑钱埋的他。他的死讯传出后,有上千的妓女络绎不绝地到他的墓地悼念,轰动一时。中国有句俗语,叫“婊子无情”,可人们在这些妓女身上,却看到了她们对柳永的一片深情厚意。当嫖客能当到这种份上,古今中外,大概只有柳七一人了。

  潘玉儿是南朝齐皇帝萧宝卷的贵妃。萧宝卷这个皇帝当得很无厘头,千把年来,一直到周星驰,才稍稍能和他比肩。萧宝卷出游时,总是穿得像个上台表演的魔术师,随从数百,呼啸飞奔,不避雨雪,随手就舀路边的积水来喝,也从未得痢疾什么的。小皇帝又爱玩“担幢”的游戏,作白虎幢高七丈五尺,左臂右臂来回担玩,不过瘾又把几十斤重的白虎幢移到牙上担玩,折掉好几颗牙齿,仍旧没完没了。他身体强壮无比,上窜下跳,简直就是小儿多动症。——这样一个皇帝不用指望能像个样子了。见到妇女临产就将其剖腹验胎,又无端端把一位在路边的老僧人用箭射得像刺猬一样。

  潞州节度使薛篙早已了解有妙空神尼这么一位世外高人,向来与她无恩无仇,今天却凭白无故地送来一位妙龄少女,着实让他摸不准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既然神尼留言“善自待她,日后必有奇验”的话,薛嵩当然不敢怠慢;何况这少女也确实美艳可人,薛嵩就欣然接受了下来。他回头问少女叫什么名子,少女低声答道:“鸿现”,可薛嵩却把“鸿现”误听成了“红线”,从此便“红线长、红线短”地叫开了,薛府里的人也都称她是“红线姑娘”;既然大家都习惯这么叫,鸿现也就懒得更正,鸿现从而就成了红线。

  伏羲看到这个光景,心里很难过。他想:要是老这样下去,岂不是要饿死一些人吗?他左思右想,想了三天三夜,都没有想出个可以解决儿孙们吃饭问题的办法来。到了第四天,他走到河边一面转悠,一面想办法。走着走着偶尔抬头一看,看见一条又大又肥的鲤鱼,从水面上跳起来,蹦起多高。一会儿,又是一条鲤鱼跳起来;再隔一会儿。又是一条。这下子就引起了伏羲的注意。他想:这些鲤鱼又大又肥,弄来吃不是很好吗!他打定主意,就下河去抓鱼,没费好大工夫,捉到一条又肥又大的鲤鱼。伏羲欢喜得很,就把鲤鱼拿回家去。

分享